<object id="w6sua"><u id="w6sua"></u></object>
  • <input id="w6sua"></input>
  • <menu id="w6sua"><u id="w6sua"></u></menu>
  • <input id="w6sua"><u id="w6sua"></u></input>
  • <object id="w6sua"></object>
  • <input id="w6sua"><acronym id="w6sua"></acronym></input><menu id="w6sua"></menu>
  • 荷蘭建筑大師雷姆·庫哈斯(Rem Koolhaas)

    編輯:杭州建筑設計公司      發布時間:2019-12-18

     

    荷蘭建筑大師雷姆·庫哈斯(Rem Koolhaas)

      雷姆.庫哈斯(Rem Koolhass)

      雷姆.庫哈斯1944年生于鹿特丹,幼年在印度尼西亞度過,后來移居阿姆斯特丹,曾經做過記者和電影劇本撰稿人。庫哈斯曾在倫敦建筑聯合學院、美國康奈爾大學學習建筑。1975年,他與艾利婭.曾格荷里斯、扎哈.哈迪德一道,在倫敦創立了荷蘭大都會建筑事務所(Office For Metropolitan Architecture,簡稱為OMA),進行全世界各地的建筑設計與城市規劃。目前,OMA的總部設在荷蘭鹿特丹,庫哈斯目前是OMA的首席設計師、哈佛大學教授。近年來,他又成立了AMO以研究OMA。

      1988年,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舉辦了包括庫哈斯在內的“解構建筑七人展”。1995年,庫哈斯成為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年度回顧展的主題,展覽的題目是“雷姆.庫哈斯和公共建筑空間”。2000年5月,庫哈斯被授予第25屆普里策建筑獎。

      雷姆.庫哈斯重要的建筑作品包括:法國圖書館(1981年)、拉維萊特公園(1982年)、波爾多住宅(1994年)、荷蘭駐德國大使館(1997年)、紐約現代美術館加建(1997年)、西雅圖圖書館(1999年)、中央電視臺新樓(2002年)、廣州歌劇院(2002年)等。

      主要著作

      《癲狂的紐約――一部曼哈頓的回溯性的宣言》(1978年),此書為庫哈斯運用社會學研究建筑問題的開端;

      《小、中、大、超大(S,M,L,XL)》(1995年),此書為庫哈斯及同事運用現象學的種種知識思考建筑概念的紀錄;

      《大躍進(Great Leap Forward)》(2002年),此書為庫哈斯在成為哈佛建筑和都市研究院的教授后研究建筑和都市狀況的研究成果,他以“城市項目”為單位,包括對中國珠江三角洲五座城市的研究;

      《哈佛購物指南(The Harvard Design School Guide to Shopping)》(2002年),此書研究了購物和零售消費在城市中所起的作用。

    社會角色和專業視角的反思----雷姆?庫哈斯的建筑理論

    為了敘述的方便,我們將庫哈斯的理論劃分為城市理論和建筑創作理論,分別進行敘述。

    1 城市理論

    看過庫哈斯著作的人都會覺得他的書像他的作品一樣充滿了新奇、眩目的味道;而且,不斷的充斥著跳躍與不知所云。如何認識庫哈斯的理論呢?這里擬從庫哈斯的敘述方式與理論根基兩方面入手對其進行理解。
    《顛狂的紐約》(Delirious New York, 1978年)是庫氏在大都會建筑學領域撰寫的奇幻"建筑小說",也是了解庫哈斯城市理論的最重要的文獻。這部集論文、方案、作品于一體而編織的美學文本,對當代大都市密集性文化現實進行超現實主義的批評。所謂超現實,就是脫離了普遍的理論論述結構。一般的理論模式都為:是什么(問題的本體論)----為什么(問題的研究方法論)----怎么辦(問題的現實意義及解決方案)。從庫哈斯的有關著作來看,她只注重了第一步驟的渲染和鋪陳,偶爾涉及到第二點的研究方法論,而絕少提及第三點。這種似乎從記者生涯中養成的恣意文風形成了庫哈斯的研究習慣。
    在對城市的認識的過程中,庫哈斯的思考路徑不是順著建筑學的既定理論框架進行思考。而是從社會學的角度入手,諸如網絡對社會形態的影響、新時代生活方式的變革、建筑不得不進行革命的必要性、對城市發展速度的思考、資本財富在城市進程中作用的再認識、建筑師的收入與建筑作品及建設速度之間的關系----包羅萬象、不一而足。幾乎我們一般接觸到的新事物,都庫哈斯被納入了對建筑學的反思之中。這種反思構成了庫哈斯理論的基礎,所指者何并不唯一,分析視角時常變化,難免有極大的眩目感和跳躍性。
    從微觀上講,他要求建筑應對每種社會新問題做出回應,以保持一種先進性。從宏觀來講,他的結論就是建筑學的“末世論”,他在普利茨獎授獎儀式上發表講話中說道:“我們仍沉浸在沙漿的死海中。如果我們不能將我們自身從“永恒”中解放出來,轉而思考更急迫,更當下的新問題,建筑學不會持續到2050年。”這種末世論不是滅亡論,而是指傳統建筑學理論的解體與消亡。
    比如,庫哈斯的普通城市(Generic City)的思想。他認為今天城市變化的真正力量在于資本流動,而非職業設計。城市是晚期資本主義文明產生的無盡重復的結構模塊,設計只能以此現實為前提思考并成形。在這個意義上, 庫哈斯顛覆了傳統"場所"的概念。
    又如,庫哈斯對網絡生活的理解:“……在數十年,也許近百年來,我們建筑學遭遇了到了極其強大的競爭……我們在真實世界難以想象的社區正在虛擬空間中蓬勃發展。我們試圖在大地上維持的區域和界限正在以無從察覺的方式合并、轉型、進入一個更直接、更迷人和更靈活的領域--電子領域。”
    從現今的建筑學潮流上看,在建筑界普遍對現代建筑進行了反思,全球的思想界普遍對現代性問題進行了反思以后,漸漸的溫和化了。庫哈斯是身處在這個潮流之外,他的方法是讓現代化更加現代化。面對資本聚集成的摩天樓,文脈是多么的無力;面對新事物的時髦和方便,人性本身也在不斷變化。正如高爾基的一句名言: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些吧!庫哈斯沒有回頭尋找古典的寄托,沒有從人性中尋找建筑的最終歸宿;他義無反顧的投入到對時代前端的籌劃之中----至少他是這樣認為。他的建筑在形式上依然沒有違背現代建筑的造型原則,但在功能上卻策劃著一場又一場的顛覆----這正是庫氏自我對建筑新潮形式的解釋。

    2 建筑創作理論

    庫哈斯不愛談創作理論,尤其不愛談形式。在他看來,它的形式完全源于他的邏輯--盡管別人不這樣看。
    總結他的創作理論對我們理解他是有益的,可以讓我們明白形式的生成。經過我們總結,可以說有以下幾點:
    1 對建筑概念的反思。據庫哈斯的解釋,其建筑創作都遵循著從新的抽象概念到形式創作的方式。這或許是庫哈斯城市研究的衍生品。
    a 人的活動方式--------來自社會的影響;
    b 建筑創作方式的變革。
    相關內容將在本文三部分論述。
    2 新奇的荷蘭式的形式。這一點給予他的驚人的創造力有關,又與他受過的造型訓練、感受的文化傳統有關。毋庸多論。
    3 建筑手法上,庫哈斯早期受荷蘭風格派的影響,對穿插的墻面很感興趣。而后又受超現實主義的影響,愛用體塊的組合,并積極利用建筑的必然元素(常為樓梯),創造出有時髦的感染力的空間。在室內喜用超現實主義的畫作對墻面進行裝飾。在大體塊的處理上,常用玻璃幕墻,并且在豎直方向上,墻面常為傾斜一定角度或折現狀的。
    4 反文脈----可以看見 ,庫哈斯完全沉浸在現代化的海洋中,根本沒有對昨日的絲毫流戀。它的理論是前進、再前進,對新事物始終保持者不熄的熱情、不衰的興趣;他想始終走在時代的最前端。這也是正是他建筑創作的基礎之一。
    對將如明日黃花般的現存環境和古跡,庫哈斯說道:“去***文脈”。

    3.固有的矛盾性

    庫的理論之所以令人費解,有人稱之為理論與建筑設計時間的“巨大斷層”,還由于庫哈斯的理論存在著固有的矛盾。包括:
    a理論的側重點與普遍性之間的矛盾-----缺乏普遍性的矛盾;
    b理論與建筑作品之間缺乏邏輯可重復性的矛盾----缺乏必然性的矛盾。
    這些矛盾是建筑學在整體統一和個人創作之間,創作思維向前的跳躍進程中的必然矛盾,誰也無法消解和避免。在這個多元化的時代,任何理論家都不可能蓋世英雄般的用自己的理論去統一建筑界。同時,任何一種理論也無法替代建筑師實踐中的創造火花與直覺,像數學一樣充滿著可重復的嚴謹邏輯推理。在集理論家與建筑師于一身的庫哈斯身上,這些表現得尤為明顯。可以說,正是在庫哈斯身上又一次將他們清晰的暴露了出來。

    注:下頁是雷姆?庫哈斯的部分作品

     

    返回頂部

    在线视频亚洲系列中文字幕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善网